近兩年,電動車被盜的新聞屢屢見諸報端,有時失主轉個身的功夫,車就沒了。加了不止一把鎖的電動車,為何那麼容易就被偷?到手的贓車,小偷會如何處理?從11月初開始,記者開始了蹲點暗訪,並意外發現了小偷團夥與少數修車鋪之間一些隱秘的利益瓜葛。
  蹲點:發現賊蹤,記者追了一路
  從本月初開始,記者多次在合肥蕪湖路萬達廣場、國購廣場以及新地廣場一帶的停車區域進行蹲點。最初幾天,記者每天蹲點數小時,都沒有看到可疑人員的身影。
  11月8日晚上6點左右,記者來到了合肥天鵝湖南岸的新地廣場蹲點。當晚8點半左右,一名男子騎著摩托車來到了現場,車后座上還載著一個人。他們選擇在潛山路人行道光線最暗的地方停下了車。他們沒有熄火,只是關閉了車燈。
  這時,騎車男子將車橫擋在一輛電動車旁,后座的男子趕緊下車,在車把下方搗鼓了一陣,隨後蹲下身子,似乎在撬鎖。當記者確定兩人是在作案時,大喝一聲:“有人偷車啦!”兩名男子嚇了一跳,撬鎖的男子趕緊跳上車,隨著引擎的轟鳴,兩人消失在夜色中。記者急忙追蹤,發現兩個小偷沿著南二環飛奔。記者一直跟到了火車站附近,但小偷拐進一個巷子就沒影了。記者發現,這個巷子周圍有不少修車鋪。
  爆料:修車鋪老闆被小偷“騷擾”
  記者以買車的名義,逐個探訪這些修車鋪。聽到記者想買二手電動車,修車鋪老闆無一例外地說:“二手車要等機會,你留個號碼,如果我們有,就給你打電話。”
  11月9日下午,記者來到火車站附近鐘師傅(化名)的修車鋪。一聽說記者要買新一點的二手電動車,他雙手直搖:“修車鋪里的‘二手新車’一般不乾凈,都是‘小路車’,我勸你別買,我可是吃夠苦頭的。”此話是何意思?
  記者與鐘師傅閑聊了很久,說起修車鋪轉賣的二手電動車,他猶豫了半天,最後說:“一些小偷團夥會趁晚上把偷盜的電動車送到修車鋪門口,有些修車鋪半推半就就把車接了。有些修車鋪老闆不要,還會被小偷威脅。”鐘師傅苦笑著說,有個叫小李(化名)的年輕小偷數次騷擾他,“他們這個團夥人不多,但幾乎都是90後,年紀輕輕的就去做這行,真是太造孽了。”
  探訪:賣家透露“小路車”玄機
  鐘師傅建議記者去二手電動車黑市看看。他告訴記者,合肥一些市場內銷售的二手車,一般分為“小路車”和“大路車”,“你一聽就明白,小路車說白了就是從小偷那裡來的車。”
  11月10日下午,記者來到合肥雙崗老街,聽說這裡有黑車銷售。記者轉悠沒幾分鐘,一名中年女子就湊上前來問:“要車?”記者點了點頭,女子暗示記者跟著她走。走到一處巷子口,女子說:“你等下,我去拿車。”隨後進了巷子。不一會,女子就推著一輛藍色電動車出現在巷口。“這車你看多好,6成新,1000塊你拿走!”女子說道。“價格還好,這可是小路車?”記者問,“我騎小路車上路,碰到失主咋辦?”
  聽記者熟練地說出“小路車”,女子神情變得不一樣了。“看你還挺懂的,不止一次買這種車了吧?”女子說,“那你還怕什麼?”隨後,女子向記者透露“秘訣”:“本地肯定不會賣本地的(小路)車,這車我估計都是從濱湖或者其他什麼地方弄來的,你在廬陽區騎,誰能認得出來?”
  記者發現車上的龍頭鎖都沒有固定好,明顯是重新換過的。“這種車弄過來,怎麼可能再用原來的龍頭鎖?他們(小偷)要把車弄到車鋪換個龍頭鎖,你才能開走啊。”女子把記者當內行,直言不諱,她說,合肥一些修車鋪的部分收益,就是承接小偷的贓車,修車鋪將贓車重新貼上車貼、換上龍頭鎖,贓車就改頭換面了。(記者)  (原標題:修車鋪老闆:小偷會把贓車送上門)
創作者介紹

旅遊保險

wd81wddlo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